花斑猪科技财经资讯

行为经济学应该去哪里?

2021-12-24 16:21
举报
行为经济学正面临着社会的严肃审判。

编者按:行为经济学的提出使得经济学推翻了理性人的假设,开始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理性人可以利用它的相关见解来诱导非理性人做出某些行为。但是,若在无法理解他人动机时,盲目促使别人产生某种行为,就会弄巧成拙。就目前发展来说,行为经济学正在被过度兜售和滥用,造成其研究发展开始停滞,正在面临社会的严肃审判。但其实,假若能够以一种更加清晰、更加能够被人理解的方式去,促使人们主动产生某种行为,对社会发展是非常有利的。本文来自翻译,希望能对您有所启发。

早在几十年前,有些学者就已经提出了将心理学和经济学进行有机结合的想法,由此产生了行为经济学。此想法,也使得经济学这个枯燥无味的学科开始变得有趣且具有现实意义。在此之前,经济学的研究多是基于理性人假设,即假设每一个从事经济活动的人所采取的经济行为都是力图以自己最小的经济代价去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学者们在此假设的基础上建立抽象模型来研究经济规律,所以,大多的经济学研究都比较脱离现实。

但这个想法一经提出,就受到了一些经济学家和心理学家的批评,他们认为这个想法是很疯狂的,在风险感知方面是存在很大偏差的。因为,这个想法暗示了:理性的技术专家们可以利用这些知识来引导非理性的大众做出对他们更有利的行为,至少在商业方面是可以实现的。

现在,这种想法似乎被人们所高估了,比如大家似乎认为人们在面对风险时,好像就应该被诱导去做出更好的决定一样。就目前来看,行为经济学发展的有些过头了,被过度兜售和滥用,但从多次教训中我们发现这种现象并不是无可救药的。就拿此次的疫情来说,与其教唆人们做出某些行为,不如用同样的思考逻辑来帮助人们为自己做出更好的选择。

有些善意的人会经常提醒经济学家,经济学是有缺陷的,因为它假定人们是理性的,而实际上他们并不理性。我们有时并不是很清楚他们所说的理性是什么意思,这也导致我们很容易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人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会很认真的去计算某个事件可能发生的概率,这是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就比如说,此次疫情中大多数人在判断新冠疫苗有效性的问题上都遇到了不小的困难。

我们人类也比较倾向于夸大未来无法预知的风险,却忽视近期更可能发生的事件。有时,即使我们准确地评估了风险,却会拖延做那些最切合自身利益的事情,或者是仓促做出某些决定,事后却追悔莫及。

在经济学中,“理性”意味着人们的行为是一致的,但其实并不是。行为经济学的一些文献提供了大量证据,表明当人们在危险情况下面临选择时,会根据其即将遭受损失的严重程度及损失数据的呈现方式来做出决定。去年我们看到了很多类似的例子,例如我的朋友们虽然竭尽全力避免了任何与疫情有关的风险,但却采取了其他的危险行为,比如超速开车。这种现象的发生促使许多经济学家开始重新思考他们的模型。一些政府和公司也开始寻找利用行为偏差来诱导人们产生某些行为的方法,如英国政府创建了一个“助推单元”,许多公司也开始聘用一些行为经济学家。

现在,此类行为经济学研究可能已经达到了顶峰。最近,著名行为学家丹·艾瑞里(Dan Ariely)被调查出似乎使用了伪造的数据,同时也撤销了他最著名的一项研究。在此之前,虽然也有一些众所周知的行为偏差却无法被复制的例子,但证据都很薄弱,并不足以证明所有的推动都能产生影响。

疫情爆发一年多以来,很多人认为在应对疫情风险方面,政府并未对他们坦诚。尽管这归根到底并不是行为经济学的错误,但大环境已经开始了对行为经济学的声讨。沃尔玛(Walmart)前行为科学全球主管杰森·赫里哈(Jason Hreha)今年曾声称,行为经济学已经消亡。

《助推》(Nudge)一书的早期支持者和合著者卡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为这种方法进行了辩护。他认为,“助推”应该用于帮助人们做出更好的决定,而不是操纵他们。他还指出,“助推”比命令和其他限制更具侵入性。

公平地说,行为经济学是一个庞大的新领域,对于谁能称自己为专家,并没有明确的标准,有些弊端是不可避免的。该领域的研究也取得了一些成果,例如那些选择自动注册退休账户的人的储蓄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增加;自动为孩子们提供免费餐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饥饿的现象。

但总的来说,通过利用人们的行为偏差来推动人们做出更好的选择的想法,确实是被夸大了。当你不完全了解他们独特的动机时,说服他们做并不想做的事情是很困难的。如果数据没有清晰和诚实地呈现出来,当人们不信任你的时候,试图推动他们做出某些行为可能会弄巧成拙。

其实,还有更好的方法可以选择。政策制定者、媒体和企业的目标应该是找到一种人们更有可能理解的方式去传达风险,而不是敦促人们承担或避免某些风险。概率只是近现代才出现的词语,而人类应对风险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格尔德·吉杰伦泽(Gerd Gigerenzer)等心理学家认为,专家应该也能够找到一种能够让人们感觉切身相关且更加自然的方式,来沟通风险选择的问题。就拿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在讨论风险时,应选择用频率说话,而不是概率,因为1/100比1%的概率要更加直观。

如今,社会对行为经济学的强烈反对应该促使各位学者重新思考,该学科的见解如何能够以清晰和可理解的方式来传达风险,然后相信人们会主动为自己做出更加正确的选择。

 译者:Araon_

本文转载自:36氪

www.huabanzhu.com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 www.huabanzhu.com 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huabanzhu.com/iqos/1-39f9d6762767855d_IQOS.html
客服微信二维码 如有疑问请咨询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