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斑猪科技财经资讯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也卷起来了?

2022-11-22 09:08
举报
“创投聚,则产业兴”,当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开始重视产业引导基金,LP、GP、产业方都卷起来了?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遍地开花。

近年来,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在全国各地四处开花。尤其是“合肥模式”、“苏州模式”的示范效应,让更多的地方政府都走上政府引导基金发展之路。尤其是在近期,2022年四季度以来,长三角各地政府引导基金密集设立。江苏苏州相城母基金、江苏无锡梁溪科创产业母基金、上海国有资本投资母基金有限公司成立等纷纷揭牌……此外,围绕长三角周边的安徽人工智能主题母基金、江西南昌市表示正抓紧设立规模200亿元的南昌现代产业引导基金和20亿元的南昌现代产业基金也都纷纷设立。之前少有产业引导基金的山西,在山西运城也成立了首支河津市产业转型升级投资引导基金。

在之前,华中地区四省份也可谓是创投聚焦之地。河南郑州在打造中部“创投之都”;江西三四线小城市也在纷纷建立百亿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以图打破“创投荒漠”之称;湖南湘江小镇也在释放创投魅力,湖南钢铁集团根据湖南省委省政府及省国资委决策部署,联合中联重科等公司共同设立湖南省湘江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由此可见,现在全国各地政府都在成立政府产业投资基金,以图通过凝聚头部创投机构,吸引知名优质项目落地。

LP卷GP,GP卷项目,项目卷人才

但这样,也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卷”。政府引导基金卷,连带着卷起了创投机构,而创投机构又卷起了优质项目,项目又卷起了人才。

某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总监许岑(化名)就吐露,“最近太卷了,真的是,你卷我,我卷你,引导基金苦兮兮。对于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来说,如何引导产业发展、产业创新才是其核心价值。而现在,政府引导基金更看重头部创投机构来当GP,有点看不上一些中部以下的机构,因为她认为它们并不能为当地带来有名的企业和优质的项目。所以,一层卷一层。”

首先卷的就是各地政府引导基金之间的竞争,从设立目的看,地方政府引导基金注重的并不是产业的财务回报,而是将项目吸引到本地,吸纳人才,凝聚核心产业力带动当地发展才是当前引导基金最大的目标。所以,它们更看重头部创投机构,因为认为这些知名头部机构才有能力吸引优质项目真正的去落地。为此,政府不得不对这些机构以及企业都开出很多优惠条件。

所以,现在的地方政府,对于头部排名前列的投资机构可以说是十分看重。很多时候,甚至还很挑剔,不仅要看对应投资方向,还要看投资机构在各大投资排行榜上的排名。大一点的地方政府,有核心产业的地区更甚至还要求排名前二十。自然也就带动机构竞争,不仅要争好项目,还要争“名”。

这也就导致中腰部往往不受政府引导基金青睐,拿不上钱;拿到钱的头部要去抢项目,抢到的项目又要去吸纳人才到当地。可以说是环环相扣。

“卷”出投返模式困局

政府引导基金亟需新解法

在这样的情况下,各地引导基金的卷导致了各种问题出现。其一,为了争抢头部机构落地,有的地方政府承诺的一些优惠政策却迟迟不能落地,让这种不诚信导致实际产业发展受阻。

之前就有媒体报道过,某地政府对外放出的信息是,只要投资机构能在当地落地,设立分部办事处并在投资引产上达到一定投返比例,那么就会在税收上予以优惠。但当他们真的做到后,却迟迟没有兑现。这样也就让该地的政府机构诚信受到了质疑。以后其他的投资机构和企业也很难在相信该地,可能会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

其二则是盲目模仿。大家都推崇“合肥模式”,都希望成为下一个“合肥”。许岑说,“有些地方想的很简单,都认为我拿一笔钱出来,反正现在募资难,头部机构肯定都会来。头部几个来拿了钱,来了之后,优质项目也就一定会来。但是,这就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因地制宜’的重要性。”

一方面,一些地级市、县级市或者是创投沙漠的一些小地方尽管动辄放出百亿规模政府引导基金,但是却不一定能吸引到知名的投资机构。

因为这些小地方首先竞争力低于一线城市,其次是这些小地方很多都缺少核心支柱产业,或者说是没有相应的资源,那么自然不仅是企业和优质项目不会来,这些头部机构也不见得会要这笔钱。毕竟这笔“辛苦钱”可不好拿,如果拿了却无法引进优质项目,达不到目标却反而得不偿失。而小机构虽然可能会来拿,但做的也会很痛苦,为完不成返投指标发愁。面对这一卷起来的日益凸显的矛盾,一些政府引导基金开始尝试改变传统返投模式,有的也越来越灵活。

另一方面,尽管政府引导基金要求的是投返比例为主,但是作为投资机构,主要目的还是要有收益,所以在满足了政府要求后,机构自身还有自己的盈利需求。通常来说,一般是需要20%的项目收益能cover掉其他80%项目的亏损。但随着各地引导基金频出,而实际上优质项目和人才是有限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机构来说,实现优质项目落地或者实现“二八盈利”都是困难的。由此可见,传统的投返模式下的政府引导基金在“卷”起来后,已经越来越难适应当下的情况了。

面对这样的“内卷”,一些引导基金运作成熟的地区需要积极探索基金创新模式。像合肥,大家还在模仿它的“合肥产投模式”,但它却已经开始向“基金组团模式”发展了。而对于另一些引导基金运作成效一般或者刚刚建立的地区,则需要“因地制宜”,针对政府引导基金运作中出现的问题去“对症下药”,或者是量身定制,才是真的出路。

例如吉安,打造成了全国电子信息产业科技兴贸创新城市;九江则以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纺织服装和石油化工作为其四大重点产业,诞生了许多上市企业、知名品牌以及优秀项目;景德镇则构建了陶瓷、航空、精细化工和医药+文化旅游+其他优势产业的“3+1+X”特色产业体系。所以,这些小县城反而成为了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中的优秀代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年投资家俱乐部”(ID:TheYoungInvestorClub),作者:Dark,36氪经授权发布。

本文转载自:36氪

www.huabanzhu.com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 www.huabanzhu.com 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huabanzhu.com/iqos/1-99c7f5e5c21a3ed7_IQOS.html
客服微信二维码 如有疑问请咨询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