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斑猪科技财经资讯

亲历马斯克血洗Twitter,硅谷的苦日子在后头

2022-11-16 08:14
举报
美国科技公司40天裁掉近8万个工作岗位。

马斯克再次挥下裁员大刀。 

美国时间11月14日,Twitter约4400名外包员工遭解雇,此次被解雇的员工的主要工作为内容审核等。此前,Twitter外包员工总数约为5500人,这意味着 被解雇的外包员工占到Twitter总外包员工的80%。

马斯克“到岗”的第一天,也是Twitter混乱的开始。 

10月27日,几经周折,马斯克对Twitter 440亿美元的收购终于落下帷幕。原本远程办公的员工们得知马斯克来公司后纷纷主动到岗,他们很好奇,这个新老板会做出怎样的动作。对于多数Twitter员工来说,马斯克只是个“符号”。接下来发生的事,不仅让他“祛魅”,更让他神话破灭。 

“很多公司高管走来走去,不是在去见马斯克的路上,就是在见完马斯克回来的路上。基本上见完就被裁了。”Twitter在职员工Tom Leslie向《中国企业家》回忆马斯克第一天在Twitter的场景。 

马斯克从第一天踏入Twitter后就开始“清理门户”, 公司CEO、法律总监、总法律顾问等等都第一时间被开,这些人被裁的原因很简单,“和马斯克的理念不合。”Tom说道。 

在对Twitter收购的过程中,拥有上亿粉丝的马斯克曾多次在Twitter上公开抨击包括当时的Twitter CEO Parag Agrawal、Vijaya Gadde在内的Twitter高管,他到公司第一天,Parag Agrawal和其他几位高管立即被解雇。 

不仅是高管,马斯克来Twitter第一天晚上,就已有员工发现不能在公司Slack社交群里发言,公司邮箱也被回收。第二天,这些员工纷纷收到裁员通知。Tom透露:“马斯克来Twitter后,第一封全员邮件是裁员,第二封是通知员工结束居家办公,必须来公司上班。” 

马斯克在一条推文中说:“关于Twitter的裁员,不幸的是, 当公司每天损失超过400万美元时,别无选择。 ”他表示,受影响的员工获得了三个月的遣散费,而自己也已经出售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来“挽救”Twitter。 

根据Twitter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截至去年末,该公司全职员工总数为7500人左右。但半个月过去,马斯克已经裁掉了大约一半员工,即3700人。Tom所在的部门之前大概有700人,现在已经裁到不到300人。 

对于赔偿金,Tom认为Meta比较厚道,而马斯克是个很注重成本的人: “美国劳动法没有N+1,但美国有些州的法律规定,公司在做大规模裁员前,需要给员工60天甚至90天的赔偿,这和员工在公司年限没有关系。 ” 

这场裁员来得猛烈,却仅有极为简单的离别,同事之间甚至没有拥抱和告别。由于疫情,Twitter员工已居家办公两年多时间,所以被裁的员工甚至不用收拾工位,挥挥衣袖,这也是前马斯克时代的终结。 

但在Tom看来,马斯克的大清洗还在继续。 

“此前公司大概有几十个副总裁,短短半个多月过去就剩下个位数了。” Tom告诉《中国企业家》,“留下的员工也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即便没被裁,留下来的员工,50%都想离开,因为马斯克试图将他的铁腕政策强加给Twitter,但Twitter是一家硅谷文化的公司,倡导透明、自上而下的平等。” 

马斯克大刀阔斧地在内部裁员的背后,Twitter正在经历广告削减,而其90%的收入来自于广告。这家超两亿日活的社交平台的苦日子还在后头。而这个冬天,Meta裁完Twitter裁,亚马逊、谷歌也传出裁员消息,整个硅谷笼罩在阴霾之下。

那一刻,马斯克是老虎

在特斯拉的超级工厂里,马斯克正沿着装配线来回走动,表情严肃地“审问”他遇到的工人,告诉工人们,在特斯拉,优秀只是及格分数,而他们不及格;他们不够聪明,不能解决这些问题;他们正在危害公司。 

那是2017年,特斯拉的目标是每周制造5000辆汽车,而当时特斯拉每周只能生产3辆左右。 

员工们知道这种“暴行”。一位经理称这些是“Elon的愤怒射击”,这名经理禁止下属走得离马斯克在超级工厂的办公室太近,因为担心一次偶然的相遇会危及职业生涯。特斯拉高管乔恩·麦克尼尔曾试图让马斯克平静下来,并重复一句谚语:当被老虎追逐时,没有人能想出一个好主意。 

那一刻,马斯克是老虎。 

这样的情景重现在Twitter员工身上。11月13日,马斯克发推文称安卓版本的Twitter响应极慢,一位在Twitter工作约六年的员工回复表示数据不对,第二天,该员工发现已经登录不了公司的电脑。对,他被开除了。 

“马斯克想把他在特斯拉的铁腕手段用在Twitter, 但互联网文化是非常难以接受铁腕手段,所以后面还会持续不断地大清洗。 ”Tom在Twitter已经工作了四年多,在家庭和工作中拥有舒适的平衡,而马斯克到来的半个月里,他已经感受到了文化的重塑与不适。 

Twitter文化和硅谷文化一致,从上而下,每个人可以发表自己的想法。公司透明,员工们能一起沟通决策。Tom觉得马斯克来了之后,Twitter引以为傲的文化正在被摧毁。 

“公司现在完全没有透明度,公布裁员的第二天,没有人知道自己会不会被裁,也没人知道谁会留下来。Meta起码会给经理发通知信,但Twitter这次裁员什么都没有。比如,最新裁员外包员工的消息,外包员工的经理都不知道,是看新闻才知道的。” 

一位屡屡创下奇迹的创业者在Tom眼中被贴上了新的标签, 他不再是创业者的神话,而是一个情绪化的人,一个极其重视效率的人, 一个“一进来就和员工对着干,把整个公司引以为豪的文化毁掉”的人。 

Tom周围已经有员工开始主动离职:从上周四马斯克要求Twitter所有员工要回到公司上班后,不断有员工,甚至一线二线经理辞职,有些员工在一周之内换了三四个领导。 

马斯克在Twitter上发文表态:“我整晚都在Twitter旧金山总部,将在这里工作和睡觉,直到组织修复。”不过,他后来补充说,未来几天也将花时间在特斯拉上。 

在接手Twitter后,马斯克发了两封给全体员工的邮件,一封是裁员,另一封是停止居家办公。除此以外,马斯克分别在11月9日和11月10日和员工进行了两次问答。 

当被问到“对人员流失有什么计划?怎样才能真正把人们聚集在一起,让大家专注于大愿景?”时,马斯克直言:我没有很好的答案,但我可以告诉你,在SpaceX和特斯拉办公室工作的人,是公司核心,一小部分人可以在那种情况下完成大量工作。特斯拉自动驾驶AI团队大约有150名工程师,他们的表现超过了竞争者3000名工程师的团队。我坚信,一小部分优秀人才会胜过一大批“还不错”员工。对于这些硬核玩家来说,Twitter是不错的选择;而其他相反的人,Twitter不适合你。 

在那两场沟通中,马斯克绘制了一些关于Twitter的前景,例如要投入视频,要处理支付。Tom听到了这些新的愿景,但他看不到新希望:“现在,马斯克就是想对Twitter进行改造,重新来,员工不信任他,他也不信任员工,很难开展工作。

硅谷的日子不好过

不仅是内部员工,广告商们也认为Twitter充满不确定。 

因为担心马斯克可能会削弱内容审查,导致出现一些不当言论,以及公司未来方向的不确定性,辉瑞和通用汽车等公司都暂停了在Twitter上的广告投放。有媒体统计,从今年4月份传出收购Twitter以后, 目前已有约1000家公司暂停向Twitter投放。

受此影响,市场研究公司Insider Intelligence周三 将Twitter的年度营收预期下调了40%。 广告下滑相当于影响到了Twitter最大的现金奶牛。 

2021年,广告业务为Twitter贡献了50.8亿美元收入中的89%;2022年的第二季度,广告销售占到了Twitter收入的90%以上。根据今年最新的二季度财报显示,Twitter营收为11.8亿美元,同比下降1%。 

马斯克也在推文中说道,“收入大幅下降”。他在一场问答活动中表示,他理解为什么一些品牌要暂停广告,直到对Twitter的改革有更清晰的认知。但他认为,自他上任以来,该平台在打击不良行为方面更加积极,并建议有问题的营销人员完全可以直接在Twitter上向他提问。 

不得不承认,在马斯克接手前,Twitter本身已经面临营收压力, 2021年全年Twitter亏损了2.2亿美元,而Meta的全年净利润为393.7亿美元。

Twitter创始人Jack Dorsey发文鼓励被裁的Twitter员工:“相信他们可以找到方法度过困难。”他还表示公司规模增长过快是裁员的原因,他本人对此负有责任,并为此道歉。在2013年上市之前,Twitter的员工数量为2000人左右。 

马斯克在探索一条适合Twitter的发展路径,不过“硅谷钢铁侠”似乎也没有答案。 

“他想做的就是一个超级APP,不管是抄微信还是抄其他,都很正常,他就是要把日常用到的集合起来。不过他可能还没想好Twitter未来是什么样子。像最近,在一些新尝试中,有的功能刚用一天就被撤回。”Tom表示。 

Tom认为,马斯克最强大的就是他的迭代能力,他在不断迭代。马斯克是一个不会一下子想清楚下一步要干什么的人,而是“干就对了”,而且是马上干。 

“就是尝试一些疯狂的东西,如果行不通,就停下来;如果真的有用,我们就放大它。我认为这个过程有趣且令人兴奋。”马斯克在和员工的对谈中也表明了这种思路。 “接下来的几个月,Twitter可能会尝试很多愚蠢的事。” 他在Twitter上公开表示。 

虽然在功能上Twitter还未有新迭代,但目前其开启了收费墙,用户需每月支付7.99美元获得蓝V认证的这一新政策。不过,因为有太多的伪装名人账号,这项政策在上线一天后就被下线了。 

有创业者认为,马斯克大刀阔斧的裁员做法也并非全无道理, 如今硅谷整体在开源节流,而Twitter在商业化上面临压力,裁员很正常。 另外,从创业公司的发展来看,试了或许不一定成功,但什么都不做,是一定不会成功。 

的确,不仅是Twitter正在进行大裁员,硅谷的互联网公司们也相继宣布人员精简。 

一周前,Meta正式公布裁员计划,此次裁员人数达到公司总人数的13%,这也是该公司18年历史上首次大规模裁员。亚马逊也被曝计划从本周开始裁员约1万人,这将是该公司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涉及的人数将占亚马逊企业员工总数的3%左右。 

Tom感慨道:“硅谷的日子不好过。”这一轮大规模的裁员, 一是考虑到不同寻常的宏观经济,即当前全球经济不稳定性增加;二是前两年扩张过快,招了太多员工,所以现在要缩减人数。

例如,2020年,Meta 5万多人,一年就多了3万多,总员工数量达到了8.7万,但公司业务量却没有相应地增加那么多;亚马逊则是云助手那部分业务,员工大约1.5万人,但产品本身没有很大变化,也不会创造更多收入;而微软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一直在小规模地裁员。 

在硅谷,虽然还有公司在进行正常招聘,但Tom和被裁的同事们觉得换了工作,也可能成为下一个裁员对象。他记得,一年前,硅谷还是抢人的状态,可以什么都不做每天等着各种人来挖,如果想去试一试,面试也很快会拿到offer。现在,几百上千人去抢一个职位。 

这只是冰山一角, 寒气已经传递到硅谷每一家科技公司。 微软、英特尔、Lyft也都已启动裁员计划,连苹果也被曝暂停绝大部分工作岗位的招聘,除了研发岗,而苹果这次暂停招聘的行动,或许要持续到明年9月底。 

数据显示,近40天时间,美国科技公司大约已经裁掉逾8万个工作岗位,多名行业人士直言:“今年以来,11月是最糟糕的一个月。”对于美国科技企业来说,这轮大幅裁员终结了他们十年爆炸式的发展,而充满创新与活力的硅谷,苦日子也许还在后面。

(文中Tom Leslie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刘哲铭,编辑:李薇,36氪经授权发布。

本文转载自:36氪

www.huabanzhu.com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 www.huabanzhu.com 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huabanzhu.com/iqos/1-fddd382bd7efabd4_IQOS.html
客服微信二维码 如有疑问请咨询客服